您的位置:
首页>
专场

陇上初冬——刘凯荣油画专场

开拍时间: 12.14 ~ 12.21

初冬,不如隆冬神圣庄严,亦不似金秋给人以收获的喜悦,然而,它却承载着别有的一份美丽,让我们眷恋。陇东南地区,景色壮丽迷人,令人神怡,这里成了画家刘凯荣艺术的创作基地,油画《陇上初冬》系列写生均取材于此

朝花夕拾——仲倩倩版画专场

开拍时间: 12.11 ~ 12.18

仲倩倩的《城南旧事》版画专场延续小说满含着怀旧的基调,描绘20年代一个六岁孩子眼中的老北京,那时候的人们简简单单,爱憎分明,孩子在那一排排的小四合院里玩耍嬉戏跳墙根,那样的旧时光,就是忧愁和烦恼,也显

城南旧事——仲倩倩版画专场

开拍时间: 12.05 ~ 12.12

此次的版画专场——《城南旧事》,为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系保送研究生仲倩倩的版画专场。作品创作取材于林海音的小说《城南旧事》。

传神写照——杨妮娜中国人物小品专场

开拍时间: 12.02 ~ 12.09

杨妮娜的人物画,以没骨画法结合工笔画法,描绘闺阁仕女和青春少女。

高级动物——曹欧版画专场

开拍时间: 11.29 ~ 12.06

摇滚歌手窦唯曾经唱过一首《高级动物》,歌词是这样写的:“矛盾虚伪贪婪欺骗,幻想疑惑简单善变,好强无奈孤独脆弱,忍让气忿复杂讨厌,嫉妒阴险争夺埋怨,自私无聊变态冒险,好色善良博爱诡辨,能说空虚真诚金钱。

暗香盈袖——朱日雨工笔专场

开拍时间: 11.26 ~ 12.03

本次专场推出的8件工笔作品,皆为青年艺术家朱日雨所作。朱日雨,字朴澄(崇文),号岭上居士,斋署黔心居,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绘画系,师从王一飞教授和何士扬老师,擅长于国画人物、花鸟,写意、工笔兼可,以宋元

万物枯荣——康漠油画专场

开拍时间: 11.23 ~ 11.30

一个人的作品与一个人的成长与人生阅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康漠的童年是在农村度过的,是乡间那种淳朴亲切、简洁明了的乡土气息滋养了这位自然孕育的画家。

墨色生香——吴秀生彩墨作品专场

开拍时间: 11.20 ~ 11.27

吴秀生的彩墨人物作品借鉴了西方印象派、野兽派的色彩经验,并充分发挥东方材料的特点,使光、色、墨灵动飘逸耐人寻味,同时在画面构图上吸收了西方现代绘画中构成法则,打破常规的时空概念,更着力于画面的情趣意味

物派木刻——杨永胜木刻版画专场

开拍时间: 11.18 ~ 11.24

从最初的直觉抽象,象征,符号,到以《表面系列》为代表的纯粹抽象,中国知名艺术家杨永胜在木刻艺术领域已经探索了20多年。

千年极境——唐卡专场

开拍时间: 11.14 ~ 11.20

本场唐卡作品选自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唐卡艺术节的在展作品。

无人之境——罗飞油画作品专场

开拍时间: 11.12 ~ 11.18

罗飞用笔挥洒、用色凝练,画面始终弥漫着静谧、孤独的气息。

春华秋实——张文标花鸟作品专场

开拍时间: 11.10 ~ 11.16

以半抽象的形态表现大自然物象,和相应的心理感受,将现代绘画的视觉张力与民间艺术的喜庆格调融为一体又富东方传统意趣,既具时代意义,有颇为有趣。

一抹青味——汝窑青瓷名家作品专场

开拍时间: 11.08 ~ 11.14

作为瓷器中的罕有品类,汝窑一直是收藏鉴赏界的翘楚。其釉面抚之如绢,温润古朴,光亮莹润,釉如堆脂,素静典雅,以色泽滋润纯正、纹片晶莹多变为主要特征,视之如碧峰翠色,有似玉非玉之美。

梦绕水波——顾政超手作银饰专场

开拍时间: 11.06 ~ 11.12

区别于一般银饰纹理的创作,90后美女艺术家顾政超独辟蹊径,以建造园林的太湖石为基本创作元素,融入银饰的创作中,达到形态与肌理的完美结合。

彼岸——姚浩刚线刻版画专场

开拍时间: 11.04 ~ 11.10

他所刻画的大德高僧与鹤为友,穿行天外云间,仿入彼岸之境,佛陀虔诚的静美在画面中舒展无碍,一种行云流水般的诗意之美油然而生。

青风徐来——文礼工作室青瓷作品专场

开拍时间: 11.02 ~ 11.08

“文礼”二字出自《论语﹒雍也》,“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

澈然之孤——朝鲜知名艺术家作品专场

开拍时间: 10.31 ~ 11.06

通过朝鲜画家的一幅幅画作,让你了解这个和我们颇有渊源的国度,与此同时,在欣赏作品的同时也让你领略这个国家的山川河流、四时之景以及朝鲜人民的生活面貌。

黑梦的链接——王伟钢笔画作品专场拍卖

开拍时间: 10.29 ~ 11.04

我一直在找寻一种与这个世界的链接方式,想要把自己每天的想象记录下来,这是一种自我情绪表达的冲动。

大拙之美——张效强柴烧作品专场

开拍时间: 10.27 ~ 11.02

如果你是一位资深茶人,当知柴烧方兴未艾

“生活现场”——张力为油画作品专场

开拍时间: 10.25 ~ 10.31

“我一直在观察人们的“一举一动”。作为一个基本单位我时常可能过于敏感。

返回顶部